第七章 愤怒的弓箭
饥饿游戏3·嘲笑鸟 - 苏珊·柯林斯

????直升机在空中盘旋,迅速降落到了八区郊外的一条马路上。几乎同时,飞机门打开,梯子放下,我们从机舱出来,踏上外面的沥青地面,待最后一个人脚一落地,梯子就收了回去,飞机迅速起飞,随即从视线里消失了。由盖尔、博格斯和另外两个士兵组成的一队保镖跟随着我;摄制组则由四名成员构成,两名魁梧的凯匹特摄影师,他们随身携带着沉重的像昆虫甲壳般的移动摄像机;一个名叫克蕾西达的女导演,头发剃得极短、头皮上有绿色藤条纹饰;还有一个名叫麦萨拉的清瘦的年轻男子是她的助理,耳朵上戴着好几副耳环。仔细观察,我发现他的舌头也打了洞,上面有一个弹球般大小的银饰钮。

????博格斯让我们迅速移动到一排仓库前,这时第二架直升机也降落了。这架飞机送来了六名医生和许多箱药品——医生穿着白大褂,一眼就能认出他们。我们跟随博格斯顺着一条狭长的小道往前走,这条道夹在两排色彩单调的灰色仓库中间,仓库的金属板墙壁锈迹斑斑,偶尔有一两个通往屋顶的梯子倚靠在上面。当我们来到大街上时,好像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

????在今天上午的轰炸中受伤的人被不断地抬到仓库里,他们或躺在自制的担架上,或躺在独轮手推车上,或躺在四轮车上。有的肩上绑了吊带,有的手臂打着夹板,有的流血不止,有的缺胳膊少腿,有的失去知觉,他们被人们急匆匆推进仓库,仓库的门头上歪歪扭扭地写着一个H。我以前在自己家的厨房也见到过类似的情形,那是妈妈在处理那些濒死的病人,而这里的病人比家里多十倍、五十倍、一百倍。我本以为来到这里会看到大批被炸毁的建筑,却没承想自己面对的却是大批肢体残缺、鲜血横流的伤者。

????这就是他们计划要给我拍摄的地方?我转过身,对博格斯说:“这样不行,我在这儿找不到状态。”

????他一定也已经看到了我眼神里的惶恐不安,他顿了一下,用手拍拍我的肩膀说:“你会的,让他们看到你,对他们来说,这比全世界所有医生都管用。”

????一个指挥受伤的人进进出出的女子看到了我,犹疑了一下,然后大跨步走了过来。她深棕色的眼睛因疲倦而稍显肿胀,身上有股汗臭味。脖子上打的绷带大概三天前就该换了,挎在背上的自动步枪的带子正好卡在她脖子上,她抖抖肩膀,把它的位置调整好,然后竖起拇指,示意医生进入仓库,医生没有说话,完全听从她的指挥。

????“这是八区的总指挥官佩拉。总指挥,这是凯特尼斯·伊夫狄恩战士。”博格斯说。

????作为一个总指挥官,她看上去很年轻,大概三十出头。但在她的声音里有一种不容置疑的权威感,使你觉得任命她做指挥官并非偶然。我穿着崭新的军服站在她身边,感觉自己就像刚出壳的小鸡,懵懂无知地窥视着这世间发生的一切。

????“是的,我知道她是谁。”佩拉说,“这么说你还活着。我们一直不敢肯定。”是我听错了,还是在她的话里隐含着指责?

????“我自己也不敢肯定。”我说。

????“她一直在恢复当中。”博格斯敲敲他的头,“严重的脑震荡。”说着他压低了声音,“流产了,可她坚持要来看望伤员。”

????“喏,我们的伤员可不少。”佩拉说。

????“你觉得这能行吗?把伤员像这样都堆在这里?”盖尔皱着眉头说,“我觉得不好,一旦出现传染病,就会像野火一样蔓延开来。”

????“我想这比不管他们,让他们去死要稍稍好一点。”佩拉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盖尔对她说。

????“没办法,这是我目前唯一的选择。如果你能说出什么好办法,让科恩支援我,那我洗耳恭听。”佩拉向门口挥挥手,“来吧,嘲笑鸟。不管怎样,让你的朋友进来吧。”

????我回头看了一眼我们这个怪异的组合,打起精神,跟在她后面,走进这个临时医院。一种很厚重的工厂用的幕帘从屋顶垂到地面,形成了一个很长的走廊。一排排的尸体摆放在地上,头顶正好挨着帘子,他们的脸上盖着块白布,把脸遮住了。“我们在西边离这儿几个街区远的地方正在挖公墓,可我还没腾出人手去搬运这些尸首。”佩拉说。她在帘子上找到一个裂口,一下子把它撕开。

????我的手紧紧抓住盖尔,压低声音说:“别离开我。”

????“我就在这儿。”他轻声说。

????我穿过帘子,扑鼻而来的恶臭令我难以忍受,所有的感官立刻受到强烈冲击,我的第一反应是赶快捂住鼻子,挡住腐肉和霉烂的亚麻布的臭味,同时强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仓库里闷热难当,顶部的金属天窗已经打开,但是外面的空气无法穿透这恶浊的臭气。从天窗透进来的一缕细细的阳光是这里唯一的光源。我的眼睛慢慢适应了这里昏暗的光线,看到大批的受伤的人挤在狭小的空间里,有的躺在行军床上,有的躺在集装箱架上,有的躺在地上。黑糊糊的苍蝇在嗡嗡地打转,受伤的人发出痛苦的呻吟,看望伤员的人在哀伤地哭泣,这混合的声音中透着无比的悲伤与忧愁。

????在十二区也没有真正的医院,所有的人都死在家里,即使如此,似乎也比死在我眼前看到的这个地方强。但我突然想起,这里的许多人已在轰炸中失去了自己的家。

????汗开始顺着我的脊背往下淌,手心里也满是汗水。我张开嘴呼吸,想把这臭味驱赶走,眼前直冒金星,好像快要晕过去了。但我突然瞥见了佩拉,她正在很近的地方看着我,好像要看出我是否够坚强,他们信任我的想法是否正确。因此我放开盖尔的手,强迫自己顺着两排床的中间往里走。

????“凯特尼斯?”从我左边传来了沙哑的叫声,在昏暗的光线里,有一只手向我伸过来。这声音给了我一丝支撑下去的力量。这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她的一条腿受了伤,血已经洇湿了厚厚的绷带,上面爬满了苍蝇。痛苦写在她的脸上,但除了痛苦,她的眼神里还蕴藏着一种东西,一种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的东西。“真的是你吗?”

????“是呀,是我。”我脱口而出。

????快乐。这就是她眼睛里蕴藏的东西。在听到我的声音后,

????痛苦暂时消失了,心绪突然开朗起来。

????“你还活着!我们不知道,大家都说你已经……我们原来不知道!”她兴奋起来。

????“我受了重伤,但我好了,就像你,你也会好起来的。”我说。

????“我得告诉我弟弟!”那女人挣扎着坐起来,冲着跟她隔开几张床的人喊道,“艾迪!艾迪!她在这儿!是凯特尼斯·伊夫狄恩!”

????一个男孩,大约十二岁,转过头来看着我们。绷带遮住了他的半张脸,他露出来的半边嘴张开来,似乎想要喊出声来。我走到他身边,把他前额湿漉漉的头发捋到后面,轻轻地向他问了声好。他不能说话,但他的一只好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似乎要把我脸上的每一个特征都印在心底。

????在这闷热的空气中,我听到自己的名字被一遍遍地叫起,声音传遍了医院的每一个角落。“凯特尼斯!凯特尼斯!凯特尼斯!”痛苦与哀伤的声音在退去,代之而起的是充满希望的呼喊。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我到处走着,握住伸向我的手,抚摩着那些肢体残缺、不能走动的人,向每个人说:你好,你们好,很高兴见到你。这些话语是那么平常,没有激情和豪言壮语,但这没有关系。博格斯说得对。大家需要看到我,一个活生生的我,那就是希望。

????大家把手伸向我,急切地想要触摸到我。当一个受伤的人用双手捧住我的面颊时,我在心中默默地感谢道尔顿,是他建议我洗掉脸上的粉彩。如果我以凯匹特式矫饰的面容出现在大家目前,那又是多么可笑,多么不自然。我受了伤、我很疲惫、我有疤痕,这就是大家眼里真实的我,也正是如此,我才属于他们。

????尽管凯撒采访时皮塔所说的话备受争议,但很多人还是问起皮塔,他们告诉我皮塔肯定是受到胁迫才说的那些话。我在大家面前尽量显得乐观积极,但人们听说我失去了孩子还是十分难过。一个女人在我的面前哭泣,我真想把真相告诉她,告诉她这不过是一个骗局,是游戏中的一步棋。但把皮塔作为撒谎的人呈现在大家面前对他没有好处,对我也没有好处,对事业也是如此。

????这时我才真正了解了大家是以怎样的一颗心在保护着我,我对反抗者意味着什么。在反抗凯匹特的斗争路程上,我一直倍感孤独,但现在我明白,我并非孑然一身。千千万万的人都站在我一边。在我没有接受自己成为嘲笑鸟以前,我早成为了他们心中的嘲笑鸟。

????一种新的感觉在我的心中萌生,但直到我站到桌子上,对着所有默念着我的名字的人说再见的时候,我才清楚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那就是力量。我一直拥有它,但从来都不知道。就在我捧出毒浆果的那一瞬间,斯诺知道。当普鲁塔什从竞技场把我救出来的时候,他也知道。而且科恩现在也知道。她如此地清楚这一点,以致她需要在公众面前宣布,她并不能完全控制我。

????走出仓库时,我靠在仓库的墙壁上,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接过博格斯递给我的水。“你干得不错。”他说。

????是啊,我没有晕过去,没有呕吐,没有叫着跑开。我只是顺应着大家的情绪,表现出真实的自我而已。

????“我们拍了不少好镜头。”克蕾西达说道。我看着这个导演,脸上满是汗水,麦萨拉正在记录有关细节。我甚至已经忘了他们在拍我。

????“我没做什么,真的。”我说。

????“你应该肯定自己以前所做的事情。”博格斯说。

????我以前做过什么?我想起自己做过的事情,以及紧随其后所带来的毁灭——我的膝盖酸软,跌坐在路旁。“那些事是好坏掺杂呀。”

????“是啊,并非在所有的事上你都是完美的,但为现实所迫,你也没有办法。”博格斯说。

????盖尔蹲在我身边,摇着头说:“我真不能相信你让所有的人都触摸你,我一直希望你能到门外喘口气儿。”

????“闭嘴。”我笑着说道。

????“你妈妈看到录像后一定会为你非常骄傲。”他说。

????“我妈妈恐怕注意不到我,那里的情景会让她大吃一惊的。”我转向博格斯,问:“每个区都是这样吗?”

????“是的,多数辖区遭到袭击。我们尽量提供支援,但还不够。”说着他停下来,专心听着耳麦里传来的声音。我突然意识到我好半天没听到黑密斯的声音了,我摇摇我的耳麦,怀疑它是不是坏了。“我们需要赶快到飞机跑道那里去。马上行动。”博格斯说着,用一只手把我拉起来,“有情况。”

????“什么情况?”盖尔问。

????“轰炸机要来了。”博格斯说。他把手伸到我脖子后面,把西纳的头盔帮我戴上。“快走!”

????我并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只是顺着仓库前门的空地朝来时的小道跑,前面就是飞机起落地点。可我并没有感觉到危险迫近,天空蓝蓝的,万里无云,什么都看不到。大街上除了拉伤者到临时医院的几个人外,没有其他人。没有敌人,没有警报。但接着,警报突然响起。几秒钟内,在低空飞行的V形凯匹特飞行纵队突然出现在我们头顶,随即炸弹开始落下。我立刻就被炸飞了,重重地摔到仓库墙壁上。我右膝后面立刻钻心地疼痛,后背也遭到重击,但好像还没有穿透我的防护背心。我试图站起来,博格斯把我摁住,用自己的身体把我护住。当一颗颗炸弹从空中落下,在地面引爆时,大地在剧烈地震颤。

????炸弹雨点般落下,我却被钉在墙根动弹不得,这种感觉太恐怖了。爸爸过去是怎么形容这种轻而易举的杀戮的?就像杀死水桶里的鱼。我们就是鱼,而大街就是桶。

????“凯特尼斯?”耳麦里黑密斯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什么?是的,什么?我在这里!”我回答道。

????“听我说。我们在轰炸时无法降落,但是注意一定不要让他们看到你。”他说。

????“这么说他们不知道我在这儿?”像以往一样,我又觉得是我的出现才导致的这场灾难。

????“根据情报,他们不知道。这次袭击是按原计划进行的。”黑密斯说。

????这时传来普鲁塔什坚定而果断的声音。作为一个饥饿游戏组织者,他已经习惯了在压力下发出指令,“离你三个仓库远的地方有一个浅蓝色仓库,在仓库的最北端有一个掩体,你们能到那儿吗?”

????“我们会尽全力。”博格斯说。普鲁塔什的声音一定大家都听得到,因为这时所有的保镖和摄制组成员都已站起身来。我本能地搜寻盖尔,看到他也站了起来,显然没有受伤。

????“现在距下一次袭击大约有四十五秒钟。”普鲁塔什说。

????当我站起来时,把身体的重量压到右腿时,发出痛苦的呻吟,但我还是咬牙前行。没有时间检查伤口了,现在最好也别看它。好在我脚上穿着西纳设计的鞋子,它在脚落下时很好地抓住沥青地面,抬起时富有弹性。如果此时我还穿着十三区发的不合脚的鞋子就糟了。博格斯领头,走在我前面,可其他人也都没有超过我,相反,他们和我保持着同样的步伐和速度,在我身体两侧和后面保护着我。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我强迫自己快跑。我们已经跑过了第二个灰色的仓库,正沿着一个土黄色的建筑往前跑。在前面不远处,我看到一个已经褪色的蓝色的建筑,掩体就在那里。我们又靠近了一个夹道,只需穿过这个夹道就来到了仓库门前,这时又一轮轰炸开始了。我本能地扑倒在夹道上,然后朝前面蓝色的墙壁跟前滚去。这次是盖尔扑倒在我身上,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我。这次的轰炸似乎持续的时间要更长,但我们距离爆炸地点要远得多。

????我侧过身,却正好直视着盖尔的眼睛,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已退去,出现在我眼前的只有他涨红的面颊和太阳穴上嘣嘣跳动的脉搏,他在急促地呼吸,嘴微微地张开。

????“你没事吧?”他问。他的声音几乎被强烈的爆炸声淹没。

????“是,我看他们并没有发现我。我意思是他们没跟过来。”我答道。

????“是的,他们瞄准了别的目标。”盖尔说。

????“我知道,可是那里什么也没有,除了……”我马上想到了那里有什么。

????“医院。”刹那间,盖尔已站起身来,冲着其他人大喊:“他们的目标是医院!”

????“这不是你要对付的问题。快去掩体。”耳麦里传来普鲁塔什坚定的声音。

????“可那里除了伤员,没有别人!”我说。

????“凯特尼斯。”黑密斯在警告我,我很清楚他下面要说什么。“你想都别想!”我把耳麦从耳朵里拽下来,垂在耳边。耳麦里声音不再干扰我,我听到了其他的声音,那是夹道对面土黄色仓库上方的机枪扫射的声音。飞机又转过头来进行轰炸。趁着没人能拦住我,我冲到一个梯子前,开始往上爬。攀爬,这是我最擅长的技能之一。

????“别停下来!”我听到盖尔在我身后说。接着我听到他的靴子踹在别人脸上的声音。如果盖尔踹的是博格斯的脸,他可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啦。我很快爬到屋顶,踩在柏油屋顶上。然后停下,把盖尔拽上来,接着我们跑向屋顶靠近大街一侧,那里摆放着一排机枪。我跳进掩体,里面有几个士兵,藏在掩体后面。

????“博格斯知道你们在这里吗?”在我左边,我看到佩拉在一挺机枪后面,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为了不至于睁着眼说瞎话,我支吾着:“他知道我们在哪儿,没事的。”

????佩拉笑起来,“我敢打赌他知道。你们是不是受过训练,知道怎么用这个?”她拍着枪托说。

????“我受过训练,在十三区,但我宁肯用自己的武器。”盖尔说。

????“是的,我们有弓箭。”我举起我的弓,突然觉得这东西在这里简直就像个装饰品,“这弓比看上去的要厉害得多啦。”

????“就得厉害点。好吧,我估计他们至少还有三次袭击,他们在投弹前需要推开遮挡板,这是我们攻击的好时机。趴下!”我单膝跪下,准备射箭。

????“最好先用火焰箭。”盖尔说。

????我点点头,从箭袋里拿出一支箭。如果我们没有射中目标,这些箭会落到别的地方——或许会落到街对面的仓库顶部。如果是着了火,还可以扑灭;但如果发生爆炸,那结果将是灾难性的。

????突然,飞机出现在我们头顶约一百码的地方,与此相隔两个仓库的距离。共有七架飞机组成V形编队。“鹅!”我冲盖尔大喊。他完全明白我的意思。每年在候鸟南飞时我们总是一起打猎。为了避免两人瞄准同一目标,我们进行分工。现在我射V形编队最远端的飞机,盖尔射距离较近的飞机。已经没有时间商量了。我估摸了一下时间,瞄准飞机前面一点的位置,然后把箭射了出去。我射中了一架飞机的机翼,飞机立即起火了。盖尔没射中领航的飞机。我们对面的一个空仓库着了火。盖尔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我射中的那架飞机飞离了编队,但还是扔下了炸弹。它并没有消失。另一架被机枪打中的飞机也没有被打落,但估计机件的损坏已导致它的遮挡板运转不灵。

????“打得好。”盖尔说。

????“我瞄准的根本不是那架飞机。”我嘟囔着。我瞄准的是前面的那架飞机。“它们飞得比我们想象要快。”

????“各就各位!”佩拉大喊。另一个飞行编队已经飞了过来。

????“火焰箭不好使。”盖尔说。我点点头,我们两人都搭上了炸药箭。反正对街的仓库看上去没人。

????当飞行编队悄无声息地向我们靠近时,我突然又有了一个主意。“我要站着射!”我对盖尔喊道,同时站了起来。采用这样的姿势我瞄得最准。我瞄准飞机前面一点的位置,毅然把箭射了出去,恰恰击中领航机,在它的肚子上穿了个洞。盖尔随即也射中了末尾的飞机。被射中的飞机翻滚着飞向地面,在撞击地面的瞬间起火,机上的炸弹引起了一系列的爆炸。

????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第三支飞行编队出现。这次,盖尔一箭射中了领航机,我把第二架飞机的机翼打掉后,这架飞机盘旋着撞上了后面的飞机。两架飞机一起坠落到医院对面的仓库顶上,第四架飞机被机枪击落。

????“好的,都完了。”佩拉说。

????坠落的飞机冒出的火焰和浓烟模糊了我们的视线。“他们炸毁了医院?”

????“肯定炸毁了。”她阴沉着脸说。

????当我朝仓库尽头的梯子走去时,麦萨拉和一个甲壳虫从浓烟后面冒了出来,让我吃了一惊。我以为他们还在小夹道躲着呢。

????“他们总是粘着我们。”盖尔说。

????我顺着梯子爬下去。脚刚一落地,就看到了我的保镖、克蕾西达和另外一个甲壳虫正等着我们。我以为他们会责怪我,但克蕾西达只是朝医院方向挥挥手,示意我过去。她对着耳麦喊:“我不在乎,普鲁塔什!请再给我五分钟时间!”并没有什么人来过问我要去哪里,我径直走到大街上。

????“噢,不。”当我看到医院时,从心底发出了凄惨的喊声。刚才还是医院的这个地方已经一片狼藉。我走过了受伤的人群,穿过正在燃烧的飞机的残骸,注视着前面的一片废墟。人们在哭喊,在疯狂地四处奔跑,但他们却无力回天。炸弹已经炸毁了医院的屋顶,仓库起火,把伤员全部困在里面。一个救援队已经组织起来,准备突进去。但我知道他们在里面能够找到什么。即使掉落的碎片和大火没有将他们吞噬,浓烟也会令他们窒息而死。

????盖尔就在我身边。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进一步证明了我的猜测。照理说,矿工们如果有可能救人,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走吧,凯特尼斯。黑密斯说现在刚好有直升机可以来接我们。”他对我说。可是我无法挪动脚步。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干?他们为什么要瞄准已经要死的人们?”我问他。

????“恫吓他们,不让受伤的人寻求救助。你看到的那些人是可有可无的。反正对斯诺来说是这样。如果凯匹特赢了,他们要一帮受伤的奴隶干什么?”

????我记得在以前的许多年在林子里打猎时,盖尔总在激烈地抨击凯匹特。当时我并没有十分在意。我一直纳闷盖尔为什么非要分析他们的动机,为什么非要知道敌人的思考方法。显然,从今天发生的事看,探究这个问题是很有意义的。当盖尔考虑医院的问题时,他考虑的不是疾病,而是这种安排的合理性。他从不会低估我们所面对的现实的残酷性。

????我不忍再看下去了,慢慢转过身去。克蕾西达正站在离我一两码的地方,身边是两个甲壳虫。她并没有显出丝毫的惧怕,此时的她甚至可以说很冷静。“凯特尼斯,斯诺总统刚刚让电视台对这次轰炸进行了直播,他还发表了电视讲话,说这是对反抗者发出的一个信息。你怎么样?你想对反抗者说几句话吗?”

????“是的。”我低声说。摄像机的红灯亮了,我知道现在已经开始拍摄。“是的。”我更坚定地说。大家——盖尔、克蕾西达、甲壳虫——都向后退,给我让出了一定的拍摄空间。我仍直视着摄像机的红灯。“我想对反抗者说,我还活着。我就在这里,八区。凯匹特的飞机刚轰炸了这里的医院,那里有手无寸铁的男人、妇女和孩子,不会再有幸存者。”我刚才的震惊,此时已被愤怒所代替。“我想要告诉你们,如果你认为停火凯匹特就会善待我们,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你们心里很清楚他们是哪种人,他们要干什么。”我的双手不由自主地伸了出来,好像要把周围恐怖的一切指给大家看,“这就是他们的所作所为!我们必须反抗!”

????由于愤怒,我离摄像机镜头越来越近。“斯诺总统不是说他给我们传个信儿?好吧,我也给他带个信儿。你可以折磨我们、轰炸我们、把我们的区烧毁,但你看到那些了吗?”我用手指着对面仓库顶正在燃烧的飞机残骸,摄像机的镜头也跟踪拍摄,在坠机的机翼上,凯匹特的标志透过火苗清晰地显现出来。“熊熊火焰已经点燃。”此时,我已经在大声地喊,字字句句都清晰可辨,“如果我们被点燃,你们也会和我们一样葬身火海!”

????我最后的几句话在空中久久回荡着。我觉得时间已经凝滞了。一股发自我内心的热情,而不是周围散发的热气将我高高托起。

????“停!”克蕾西达的话把我拉回到现实中来。她肯定地朝我点点头,“今天就到这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