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回??不是自己太愚笨,而是敌人太狡猾
大唐一品 - 堕落的狼崽

“杀。”第三天,巨尺峡谷中传来一阵阵喊杀声,喊杀声惊天动地,直上云霄,显然是有一场大战正在进行。隔着巨尺峡谷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将军,峡谷之中,有喊杀声传来,想必是唐朝军队和阿史那贺鲁的骑兵正在交战了。”天色刚明,也先隆估就命令三军饱食了一顿,领着数万骑兵出了大营,大军停留在旷野之上,又派了探马前去打探峡谷外唐军的一切。果然辰时刚到,就听见喊杀声传了过来,那探马拼命的驱赶着战马,等到了大军阵前,就拜倒在地,大声说道。其实不需要他来禀报,也先隆估就已经听到了巨尺峡谷中传来的喊杀声。

“你可看清楚了是唐军在厮杀吗?”也先隆估轻轻的问道。

“回将军的话,正是唐军和大队突厥骑兵在厮杀。”那名探子迟疑了片刻,还是大声的说道。实际上,他也只是看见了大队唐军在厮杀,至于围困在中间的是不是突厥人他却不清楚,因为西域人和突厥人大多长的相似。其装扮也没有明显的区别。加上唐军将敌人围困在中间,他哪里能分的清楚。不过稍微想了想,这唐军围困的难道还是自己的军队不成?当下毫不犹豫的说两军正在厮杀。

“将军,看来那名信使所讲的是真的了,阿史那贺鲁正在领着大军与唐军在厮杀了。这个时候,若是我军突然出现在唐军背后,唐军必然混乱,两军夹击,唐军必败。”也先隆估身边的一名将军大喜道。

也先隆估闻言点了点头,说道:“虽然探马前来报道,但是我们还是要小心为妙。唐朝人极为阴险,弄不好会有什么埋伏。那唐朝皇帝更是如此了。他若是要对敌阿史那贺鲁,就有可能在巨尺峡谷中设下一只军队用来抵挡我军。以免的我军从背后进攻。所以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必须派出一个千人队在前面查探。”“槽军放心,就算有埋伏,他的数量也不会太多的。阿史那贺鲁有十几万人马,唐朝皇帝能有多少人马?他的大队人马都是聚集在大非11,他的敌人是赞普,所以认真算起来,他只能调动西域葱岭道的数万人马,所剩下的也不过是那些西域属国的兵马而已,莫说这些人都是游兵散勇,根本就不能与我吐蕃士兵相提并论,更重要的是,这些人都是来自四面八方,根本就形成不了统一的指挥,唐朝皇帝就算有再大的本领也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将他们训练成精锐军队。若是和阿史那贺鲁的大军进行对战的话,只能是全军压上,否则的话,根本就没有胜利的可能。

这个时候,他哪里还有多余的兵马来防备我们,就算是有的话,也禁不住我军一轮冲锋的。”另一名将军冷哼哼的说道。

不得不说,若是按照一般人的想法,这种推理是有道理的,但是偏偏是遇到了卢照辞,根本就不能以常理来推测的家伙。大军虽然各自属于不同的阵营,可是经过沿途的磨合,虽然还不能做到浑然一体的境界,但是若是用来对阵阿史那贺鲁还是可以的。更何况,阿史那贺鲁早已歼灭,这个时候,所面临的也不过是数万吐蕃人而已,被卢照辞所说的奖励给刺昏了头脑的西域联军。恨不得立刻就将吐蕃军队斩落马下,好赚取大量的军功,获取大量的赏赐。

“赤峰龙木,领一个千人队前往打探。”也先隆估却是不敢怠慢,对身边的一名将军大声怒吼道。

“是。”赤峰龙木不敢怠慢,赶紧领着一个千人队径朝巨尺峡谷中冲了过去,片刻之后一阵喊杀声传了过来。也先隆估等人的面色顿时不好了,这个唐朝人果真是在巨尺峡谷中布下了埋伏,显然是不想让自己领军前往救援阿史那贺鲁。不过仔细想想,也确实如此,若是这个时候,唐军没有在巨尺峡谷中布下埋伏的话,那也就不叫唐朝军队了,就是也先隆估也会怀疑这是不是一个骗局,将自己骗出大营,好来一个瓮中捉鳖。如今既然这里面有大军埋伏,也先隆估的一颗心顿时也就静了下来,心中的一点紧张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将军,唐军在巨尺峡谷中的埋伏已经被我军击退。”片刻之后,就见一个士兵周身血迹,骑着战马闯了过来,他大声的禀报道:“我军击杀敌军三百人。大多是西域属国军队。”

“是西域属国的军队?、,也先隆估神情一愣,但是很快就哈哈大笑,说道:“这就对了。这就对了。唐朝皇帝只有使用西域属国的军队来埋伏,自己的精锐兵马都去对付阿史那贺鲁了。他若是将唐朝的精锐人马用来围堵我们,我才感觉到奇怪呢?他既然是动用西域属国军队,那就说明唐朝皇帝将所有的军队都用来进攻阿史那贺鲁了。嘿嘿!

他难道真的以为上次惊吓我们一次之后,就不敢进出这巨尺峡谷了吗?真是昏聩,今日我们就给他一个教训,让他再也不敢小瞧我吐蕃军队。进攻!”也先隆估挥舞着战刀,一声令下,就见铁骑飞滚,无数骑兵紧随其后,穿越过巨尺峡谷,朝唐军杀了过去。

“将军,我们已经占领了巨尺峡谷。”等到了巨尺峡谷口数十步的时候,就见赤峰龙木领着千余骑兵静静的站在那里。

“好。唐朝军队可有什么反应?”也先隆估大声说道。脸上顿时露出〖兴〗奋之色。他恨不得立刻就冲杀出去,将不远处的唐朝骑兵厮杀的干干净净。

“回将军的话,刚才还没有什么反应,守护峡谷的三百士兵尽数被我军歼击,想必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去禀报唐朝皇帝。”赤峰龙木迟疑了片刻,又说到:“不过将军这个时候赶来,想必唐朝皇帝已经发现了。”想来数万骑兵的冲锋,要是还不被发现,那大唐就也不会被称为东方最强大的国家了。

“他们就算是知道了又能如何呢?我们已经杀到这里来了。”也先隆估挥舞着长刀,大声冷喝道:“走,娄们冲上去,一举消灭唐朝的军队。杀。”声势如雷,有排山倒海之势,呼啸而过,径自冲出峡谷,朝平原上两军杀了过去。

“嘻蕃人来了,吐蕃人来了。”这只骑兵刚刚通过峡谷口,就听见一阵怒吼之声传了过来,其中居然有一股〖兴〗奋来。

“哼哼,就算你害怕又能如何呢?我们已经杀过来了,难道还能逃的了驯”在也先隆估的耳中,这并不是〖兴〗奋,而是恐慌。对,对于突如其来的吐蕃骑兵,在这些人的耳中成了催命符。

“受死的来了。”卢照辞立在一个山岭之上,望着呼啸而来的吐蕃骑兵,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来。他布局已经很久,但是从来就没有想过,会从西域这条道路上杀出一条道路上,攻入吐蕃境内。这次来阳关,也仅仅是因为西域王的缘故,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在这里居然也能聚集到数万大军,更是能一举攻入到吐蕃境内。如此一来,就算吐蕃人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抵挡自己的四路大军。可以说,吐蕃灭亡已经成了定局,而这个定局就是眼前的也先隆估开启的。他的数万精锐本来可以作为吐蕃的最后手段,无论是支援哪一方人马,足以改变战场上的局势,可是他却偏偏进攻西域这一路人马。西域虽然是大唐力量最薄弱的地方,但是同样也是大唐兵马最多的地方,因为这里有三十属国,只要派上一位德高望重的将军足以率领这些兵马,组成一直强大的军队。而卢照辞的威望更是在将军之上,沿途与阿史那贺鲁的作战,使这些西域军队更是初步达成了一种统一在,其精锐程度虽然比不上大唐的常备军,但是也足以应付一般的战争了。加上人数的众多,指挥将领的不凡,足以解决许多问题。

一只狮子领导的绵羊永远比一只绵羊领导的狮子更加强大。无疑,卢照辞就是一只强大的狮子,那些西域联军再怎么软弱的绵羊,卢照辞也可以将他们训练成强大的军队,而吐蕃军队虽然很厉害,但是他们的统帅却只是一个只知道使用蛮力的将军,和这样的人作战,卢照辞心中充满着信息。所以一见到吐蕃军队杀来,脸上不但没有任何的惊慌之色,反而露出笑容。对身边的秦九道说道:“挥动中军大纛,让大军放出一道缝隙来,让这些吐蕃人杀进来。再挥动大纛,命苏麟进攻巨尺峡谷口,吐蕃军队一见到我军动静,必定会全军压上,留守峡谷口的并没有多少的兵马。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占据峡谷口,放下滑车,挡住峡谷口,不得让吐蕃人逃脱一个。”

“遵旨。”秦九道不敢怠慢,赶紧命中军挥舞大纛不提。

“将军,大纛传令了。”这个时候正在演戏的苏定方等人看的清清楚楚,只见山岭之上,大纛摇动,每次摇动都是在传递一个简单的符号,而这个符号也只有大唐的军中将领才明白。

“苏麟,按照大纛令行事。

”苏定方看的分明,赶紧对身边的儿子说道。

“是。”苏麟不敢怠慢,赶紧指挥军队,脱离出大队人马,领军朝一边飞奔而去。

“散开。”苏定方见苏麟已经离去,哪里还敢怠慢,赶紧指挥着军队四下散了开来,瞬间十几万大军中间就露出一个巨大的缝隙来。

迎面而来却是大队穿着异族服装的壮士。看其模样,倒是有几分是突厥人的模样来。

“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也先隆估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但是很快脸色就变的铁青了,因为他发现前面的突厥士兵居然升起了一面大旗,大旗上写着一个斗大的“唐”字。

“不好,上当了。”也先隆估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中计,显然这是一个局,一个陷进,其对象就是自己以及自己所率领的数万吐蕃骑兵。他不由的再看向四周的时候,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只兵马杀向自己的背后,这只队伍尽是精锐,各个穿着明光铠,手中的长刀更是闪烁着一道道寒光,驻守在峡谷口的吐蕃骑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对方纷纷击杀。可怜那也先隆估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应该在峡谷口布下大军。因为他自己所带领的兵马也都是骑兵,只能进攻,而不利于防守,更何况,在他看来,唐朝军队这次在自己和突厥骑兵的联合进攻之下,必定会失败,所以在峡谷口并没有布置多少兵马,没有想到的是,眼前的这一切都是一个局,一个企图将自己和自己率领的数万兵马都包裹进去的局。

“杀!”也先隆估面色狰狞,这个时候,想回军夺回峡谷口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唐军善于防守,已经是天下文明,更何况,对方夺取峡谷口的兵马有近万人,依照地利,足以抵挡自己的进攻,而在他的背后,唐军就会蜂拥而至,将自己和自己的军队围困在中间,两面夹击,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能不能支撑多少时间。这个时候,唯有的希望只能是向前冲,击败唐朝的军队才有一线生机。

“杀啊!”身后的吐蕃骑兵显然也看出了眼前的局势,后路已断的他们,这个时候,更是要临死反抗了。他们的脸色更加狰狞,表情更加的凶狠,他们气势如虹,声势浩大。吐蕃国境内最强悍的军队,拱卫京师逻些城的所在,这个时候终于张开了它锋利的獠牙,挥舞着手中的兵器,朝大唐军队杀了过去。那凶狠的模样,那些西域联军脸上都露出胆战心惊的模样,到底不是大唐的常备军,在气势上还是差了许多。也只有真正的大唐常备军正对着冲锋而来的突厥骑兵,脸上不见有半点畏惧之色,冷静的握着手中的兵器,等待着中军的号令。

“好一只吐蕃军队,可惜了。”山岭上的卢照辞轻轻的摇了摇头,这样强大的军队今日却是要尽数葬送在这里,就算是敌人,难免也露出惋惜之色。

“矢纛传令,战车出击。”不管惋惜也好,或者说是同情也好。

作为敌人,卢照辞唯有将其击败,将其剿灭。所以卢照辞毫不犹豫的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战车阵,出击。…,大军之中,想起了卢照应那声巨大的怒吼声。只见大军分列成两边,一队巨矢的战车阵顿时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个时候的战车阵并不是以前的青铜战车,而是钢铁战车,黑色的战车如同无数的巨兽一样,战车前面是一个个巨大的尖刺,战车的左右分别是一根巨大而锋利的长刀,数百辆战车排成了一排。巨大的战车方阵就这样出现在也先隆估面前。

“战车?不好,狡猾的唐人。”也先隆估面色一阵大变,赶紧怒吼道:“变阵,变阵,左右突击。”当下战马一动,就朝右边杀了过去,在他的身后,副将赤峰龙木也领着一队人马朝左边杀去。

面对巨大的战车方阵,其杀伤力是任何人都明白的,这个时候,集体冲锋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唯有化整为零,避实击虚才能取得最佳的效果。战车阵虽然厉害,可是它的左右翼和它的后翼都是弱点。只要避开它的锋芒,就不难破除。

“也先隆估也不是个傻子,可惜的是,他把朕当作了傻子。”卢照辞在山岭上看的分明。对身边的秦九道说道:“传令,合围。”大纛一阵挥动,就见喊声震天,左右各出现了千人步兵,这些步兵身形高大,身上穿着盔甲,手中的长刀更是比人还高。

“陌刀手?”也先隆估面色一惊,他早就听说过大唐有只奇怪而又强大的步兵,叫做陌刀手,这些陌刀手非猛士而不能为之,每个人都能手撕虎豹,手中的陌刀更是锋利无比,能将骑兵连人带马都看砍成两半,这样的军队几乎是骑兵的噩梦。这只强大的军队一直就在西域流传,成为西域中的一个传奇。今日他总算是见到了陌刀手的存在。

“也罢!今天就见识一下陌刀手是不是和传说中的一样的厉害。”也先隆估手中的长刀挥舞,大队骑兵就开始朝这些陌刀手冲杀过去。

“山。”卢恪望着呼啸而来的骑兵,面色不变,长剑指向远方,只见陌刀手手执陌刀,立在平原之上,如山般,静止不动,那也先隆估顿时感觉到前面不是一队人马,而是一座刀山一样。

“林。”陌刀手将陌刀执在手中。如同一座座刀林出现在面前。

“杀!”也先隆估按住心中的惊恐,他大声的呼喊道。

“山崩墙倒,如林而进。”卢恪面对冲锋而来的骑兵,面不改色,大声的怒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