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70章
丧尸他后妈 - 总攻大人

第70章

王汤姆长到十岁的时候,张杰瑞就出生了,因为王晓书生第一胎的时候是在折腾得太厉害了,Z本来是坚决不让她再生的,可是王汤姆每天都用怨毒和憎恨的目光看着他们夫妻俩,这让王晓书非常内疚,她想,也许是孩子太孤独了,太寂寞了,才会长成这样,肯定是的,一定。

于是王晓书开始对Z实行软磨硬泡,在对方不得不退步的情况下成功地揣上了张杰瑞。

张杰瑞出生在万物复苏的春天,是浪漫的双鱼座,比起天蝎座的哥哥王汤姆来说,张杰瑞实在是要让这夫妻俩省心的多。

张杰瑞出生的时候就比王汤姆乖巧,也不折腾王晓书,很顺利就生了下来,Z绝对不会认为是他第一次当爸爸的时候太激动有点手忙脚乱所以才出了点问题。

汤姆低头看着婴儿**躺着的白嫩嫩的妹妹,微微勾起嘴角,一个邪恶又阴沉的笑容露了出来:“妹妹?”他低声念了这两个字,意味深长。

他稍稍抬起手,白皙的手指慢慢伸向熟睡的妹妹的脸,就在要碰到的那一瞬间,王晓书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宝贝你在哪呢,到看书的时间了。”

汤姆瞬间把手收了回来,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关门时最后看了一眼那精致的婴儿床,笑得非常腹黑。

王晓书发觉汤姆有点奇怪,他经常希望自己可以和杰瑞独处,这让她高兴之余又有些疑惑,于是她便在汤姆看书的时候悄悄问Z:“你说咱们儿子是不是妹控啊?”

Z挺拔的身影笔直地立在花园边,拎着水壶漫不经心地浇着花,斩钉截铁道:“不是。”

“为什么?”王晓书好奇地看着他,“你这么肯定?”

Z冷笑一声,斜眼瞥了瞥正在树荫下看书的儿子,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的跳挑着嘴角说:“他只是不想做被耍的那个。”

“……”虽然和Z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但王晓书依旧没办法完全了解他话里的深意,用他的话那就是这是智商差距,没得救的,就算他们在一起生活几百年都没用。

“你没看过猫和老鼠吗?”Z不屑地睨了一眼王晓书,“真是太蠢了。”说完,拎着水壶回屋里去了。

王晓书站在原地愣了一会,脸色越来越沉,她走到儿子身边低声道:“好好看书,我有点事要跟你爸爸谈,你在外面呆着哪都不许去,听到没?”

汤姆满口应下,波澜不惊道:“好的,没问题,放心吧妈妈。”

“今天怎么答应的这么快?”王晓书摸了摸他的头,也没多心,快步走进屋里去追那个讨厌的男人了。

这么多年,Z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他那个毒舌的臭毛病,不管是对家人还是对别人都是一种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样子,就好像他们这些屁民能活着都是因为他……这个……呃~~______";好像还真是这样。

/(o)/~~累感不爱。

王晓书转个了弯走进卧室,一眼便望见了站在窗边的Z,他正在系领带,黑色的丝质领面划过他修长白皙的手指,黑白分明的色调赏心悦目。

“你要出去么?”王晓书靠在门边问。

Z没看她,只是点了点头:“是的。”

“去哪?”她连珠炮似的地又问,“和谁?去干什么?几点回来?回来之后还爱我吗?”

Z系领带的手一顿,干脆直接拆开从新系,眉梢有些抽出地看向她:“我只是去别的实验室拿点东西而已。”

“这里不是什么都有吗?”王晓书关上门,慢慢朝他走过去,Z微微皱起眉,黑色的眸子凝视着她,生育过两个孩子的她一点都不像是个妈妈,她好像还是个少女一样年轻青春,而且那胸口傲人的弧度还在哺乳期,有什么东西从里而外湿润了她的衬衫。

王晓书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向胸口,脸一红抬手挡在了胸前:“……别看了,我去带文胸。”她挥挥手,“你出去吧。”

Z扔掉手里一直也没能继续打下去的领导,双臂环胸自在地望着她:“奶水自动流出说明奶水足,不用防止,也不用害羞。”

“……我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你不是还要去拿东西吗?”王晓书尴尬地问。

Z眨眨眼,貌似听取了她的意见,抬脚朝门口走过来,每一步似乎都踩在她的心上,他路过她身边时,她只觉心都快要飞出来了……奇怪,都这么多年了,为什么看见他还是会有脸红心跳的感觉呢……

Z缓缓停住脚步,站在王晓书身前,拉开她的手臂将她按在门上,贴着她的额头低声道:“其实我很好奇。”

“……嗯?”王晓书呼吸错乱地问,“怎、怎么了?好奇什么?”

Z漂亮的丹凤眼微微眯着,狭长的眸子饶有兴致地凝视着她:“我很好奇,母乳到底是什么味道的。”

王晓书愕然抬眸,诧异地盯着他,二人四目相对,电光火石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

“胡闹。。。”王晓书双臂撑到他腰上,“儿子还在外面看书呢,你别乱来。”

Z吻着她的额头,声音低沉沙哑富有磁性:“他是我生的,我知道他现在有多不希望我们出去。”

“……什么意思?”

“别管那么多了。”Z直接按住了她的手腕,,颇为烦躁地说,“你来找我难道就没存着什么别的心思么,我可是记得很清楚谁在怀孕的时候都那么积极呢。”

“谁!”王晓书红着脸否认,“肯定不是我!”

“是么。”Z无可无不可道,“那就当是我好了。”他拉起她的腿搭在他窄腰之间,托起她的屁股贴近自己,另一手解开她的衬衫扣子,低头吻上了那泛着水润光泽的柔软,诱人的奶香味萦绕在鼻息间,两个人的呼吸很快就全都乱了。

“嗯……”王晓书双腿脱离地面,胸口那熟悉又陌生的吮吸感让她感觉非常羞耻和无奈,“你怎么还真这样……太……太……”

“太什么?”Z忙里偷闲看了她一眼,含糊不清地说了三个字,随后便不再理她,认真地做起了比他女儿还要好的食客。

王晓书只觉脑子一片空白,心里渴望着得到更多,她被他托得高高的,双臂无力地环着他的肩膀,低声道:“进来吧,嗯?”

Z喉间发出一声低沉的笑:“现在不推我了?”

王晓书吻住他的唇,咬着他薄薄的唇瓣,他的睫毛与她的睫毛互相交叉,两人贴得密不可分。

“我爱你。”她低声说着,双腿紧紧地夹在他腰上,将自己渴望的东西解脱出来,垂头稍稍放开腿,在他的配合下完成了两人的结合。

“呃啊!……”王晓书舒适地发出低吟,一手撑在门口一手搭在他肩上,身下两人私密地方进进出出地频率让她难以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感觉,她紧紧抱住Z,吻着他的耳垂,将舌尖探入他的耳朵里,挑逗着这个让她不管是身还是心都幸福无比的男人。

Z的喘息越来越沉,他雪白的衬衫松散地搭在肩上,黑色的西裤凌乱半褪,修长的双腿笔直地站着,低声喃喃道:“喜欢么?”

王晓书破碎的娇吟不断地在他耳边来回飘荡,她的答案自然不言而喻,但他似乎非要得到她的承认才肯罢休,扣住她的下巴不让她乱亲,眯眼与她四目相对,又问了一次:“喜欢么?”

“嗯……!”王晓书有些窒息的感觉,绯红的脸颊衬得她越发娇艳动人了,她摩挲着他的脸庞,喉结,最后将手落在了他尺寸诱人的胸口,她有些不满地咬住他白皙的脖颈,浅浅的牙印带着微微的痛麻让人升起一种异样的快感,Z沉了沉身下,两人贴得更紧了,进出的频率也越发频繁。

“喜欢……”王晓书的脸上带着发自内心的淡淡微笑,又或者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校,她睨着这个额头微微流着薄汗的男人,身心的满足让这个女人越发有女人味,她低声娇声说,“那你呢?”她问,“你喜欢我吗?”

“……”

“这么多年了,你都没有亲口对我说过。”王晓说似乎有些感慨,陷入了某种回忆里,“你变了那么多,其实我已经有答案了,你只是从来不说。”

Z抱着王晓书转身扑到**,这一扑使得两人身下重重地顶到了底,王晓书尖叫一声,下一秒她所有的话语都被Z吞进了唇齿间。

这是个火热的吻,吻得几乎让王晓书失去理智,她换气喘息之间似乎听见他回答了她的问题:“爱。”

……嗯?他说什么?

王晓书疑惑而虚弱地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你刚刚说什么?”

Z的唇贴着她的额头,说话声音并不算太清晰,但她可以听得很清楚。

“不是喜欢。”

“是爱。”

“我爱你。”

“从你第一次离开是我身边开始我就爱你了。”

“还要谢谢你。”

“其实那么多次都不是我救了你,而是你救了我。”

“你救了我一命。”

……

王晓书听着Z将上面的话一句句说出来,声音还是那个声音,面貌也是那个她做梦都忘不掉的样子,但这些话……王晓书忍不住红了眼眶,她正想说什么,房间外面忽然传来婴儿响亮的啼哭,Z瞬间直起身,低咒了一句:“该死。”

“怎么了?!”王晓书诧异地问,急忙穿衣服下床,“杰瑞有事?”

Z冷笑一声:“不,你放心,有事的是那个臭小子。”

是的,在张杰瑞的房间,威震天2号微型机甲正提着王汤姆的领子,王汤姆滑稽的样子逗笑了刚刚醒来的张杰瑞,张杰瑞开心地尖叫着。

……

痛苦。

这是一个少年痛苦的成长史。

事实告诉我们,叫汤姆的孩子童年都不美好。